討論

 

本研究已大致將台灣地區哺乳類、鳥類、兩生類和天蛾類的調查資料,整理成每一種動物的分布圖,除了少數幾種數量稀少的動物 (如狐蝠),或分布局限於島嶼之種類 (蘭嶼角鶚),或出現機會較少之種類外,出現於本島的動物均有分布資料建檔。

過去資料的整理是我們瞭解台灣生物資源狀況的首要工作,民國66年以來有許多單位,如觀光局、內政部營建署、農委會、國內各大學及許多工程顧問公司、野鳥學會、自然保育團體等,均已累積了許多非常寶貴的研究報告或調查資料,雖然這些報告採用不同之空間尺度和時間尺度,且其調查頻度亦不一致,但藉由本研究之整理和建檔,仍可以瞭解某些地區的生物相複雜程度,以及那些地區亟需有調查工作等資訊,這些都將有助於規劃未來的生物資源調查工作。

有關台灣地區野生動物之分布資訊雖已有初步之成果,然而仍有許多種類尚未完成,如淡水魚類、爬蟲類、蝴蝶等,基本上這些種類資料頗多,利用本系統之方式假以時日的整理,應可完成其分布圖。此外,仍有許多類動物之資料非常欠缺,這種情形尤其是在昆蟲方面更是嚴重,昆蟲種類非常多,且有許多種類的分類工作尚待研究,故亟需進行有系統的調查,方可完成其分布圖。即使是本計畫已完成的分布圖中,仍可看出有許多重要的區域,缺乏相關之資料,造成分布圖形成空隙,亟待有進一步的研究資料,以補齊空隙。

不同種類的分布資料的精確度亦不相同。以目前的資料而言,兩生類的資料最佳,哺乳類的資料則需加強。台灣哺乳類的種類雖然不多,但數量豐富,且所需使用之調查技術亦有不同,故每一篇研究報告僅能涵蓋某一類動物之調查,不能涵蓋所有之種類,因此在分布圖上雖然有許多之調查位置,但並不見得每一種類均有調查資訊,這種情形以小型鼠類和蝙蝠類最為嚴重,許多地區雖有哺乳類之分布資料,但在小型鼠類和蝙蝠類方面的資料上,則完全缺如,前者由於需用不同大小的鼠籠捕捉,而後者更需特殊的捕捉技術,資料獲得不易;不過這種情形在大型動物上則較不受影響。因此在使用哺乳類的分布圖時,應注意資料有低估的情形。

台灣地區有記錄的鳥類約達530種以上,由於本研究之資料主要是由各種調查研究究報告所整合而成,並沒有利用現有存於各地鳥的鳥類資料庫,故僅能完成435種鳥類的分布圖。僅管如此,這些資料已大致反應出台灣地區鳥類的分布特性,由於鳥類較易調查,除非研究報告的研究時程短暫,不能涵蓋全年之調查,否則這些資料應與事實之情形相去不遠。

兩生類的資料由於是較有系統地記錄其分布情形,故現有的資料應該是最能反應出本島兩生類的分布。兩生類在全世界各地均有族群量減少的趨勢,雖然我們對於造成這種減少的原因,仍有許多爭議 (Sarkar, 1996),但若能將本次的資料,配合存放於世界博物館有關台灣地區兩生類的資料相比對,也許會幫助我們瞭解台灣地區兩生類族群減少之原因。

本研究所完成的分布圖可說是目前有關台灣地區野生動物的最基本資訊,對於地區性的生物多樣性的瞭解,具有某一程度的貢獻,亦可提供基本的參考資訊,作為環境影響評估或資源規畫和保育之參考。然而,由於台灣地區發展非常快速,土地利用改變頻繁,土地經常被超限利用,會導致野生動物分布的改變,因此這些分布資料必需於適當時間內有更新調查資料,方可反應出現狀和變化趨勢,因此主管單位應可考慮於固定時間內 (如每五年),進行台灣地區之野生動物的資源普查工作,以適切的資料收集,來監測台灣地區動物資源的過去和現在,並據以預測未來的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