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台灣全島面積僅有三萬六千平方公里,但因距大陸塊區頗近,地處亞熱帶兼受大陸性及海洋性氣候之影響,地形複雜,島內高山林立,孕育了複雜的植物群落,也同時形成了多樣化的動物相。以脊椎動物為例,目前的研究資料顯示台灣地區計有哺乳類62種、鳥類400多種、爬蟲類90多種、兩生類30多種和淡水魚類約140多種(Patel and Lin 1989)。以單位面積而言,台灣地區動物種類密度之高,當在世界之前三名。此外,本島位於東亞候鳥遷移的路線上,又有黑潮經過,再加上是東亞生物地理分布的中間位置,因此在全世界的生物地理上,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林與林, 1983)。

民國66年以來,野生動物保育的問題逐漸引起學界和大眾的注意。譬如觀光局在開發觀光據點時,注意到當地野生動物資源之珍貴,故延請學術界進行資源調查;又如政府宣布任何重大工程之開發,必需進行環境影響評估,以確保工程開發不會危及生態環境和其內之野生動、植物;又譬如政府於民國67年後著手設立各種類型的保護區,至今先後已有六處國家公園、18處保留區、7處野生動物保護區。農業委員會在民國70年以後,加快各種生態保育相關業務之推動,並補助許多學術團體進行生物資源之調查和研究;而民間的保育組織亦逐漸組成,且日益壯大,帶動風潮,進而形成保育的主流(李等 1992)。

國際的保育運動一直是以已開發國家為主流。美國生態學會 (Ecological Society of America) 於1991年提出未來生態學研究的三項主題是:(一)全球環境變遷、(二)生物多樣性、(三)永續發展之生態系。有鑑於地球環境日益惡化,聯合國於1992年6月在巴西里約熱內盧召開地球高峰會議 (Earth Summit),曾簽署「生物多樣性公約」,維持生物之多樣性,確保生態之平衡,達到人類社會的永續發展 (Sitarz 1993)。美國在1993年成立「國家生物調查署 (National Biological Service)」,以整合美國國內之各種生物資源保育單位和生物多樣性資料,專責於生物資源之保育,就是最佳的例子。

各種保育政策之擬定,以及生物多樣性之維持,必需先對當地之生物資源有所瞭解,方可進行。而要能瞭解本國之生物資源,建立相關之動物資料庫為必要途徑 (Botkin 1986)。台灣本土生物之研究工作早期受到忽視,雖然在植物分布上略有成果,但在動物上則所知有限。民國60年後,由於各級政府的重視,民間保育觀念的抬頭,在主、客觀的情勢下,各種保育研究如雨後春筍,二十多年來已累積許多寶貴的資料,然而這些資料均散佈各處和圖書館內,除了有關野生動物文獻目錄的整理外,其他的生物性資料並無統合,而有關生物分布的資料,亦缺乏整合。

本研究之目的在於整合台灣地區二十多年來之野生動物調查和研究文獻,以地理資訊系統 (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 GIS) 之技術,建立本島之哺乳類、鳥類、兩生類和天蛾類分布資料庫,以做為野生動物資源保育之基本資訊。